当我谈辞职时我谈些什么

感谢

谢工作中遇到的贵人:王飞、安钢、史凤奎、宋克苹、王重、王馨等。

建设世界一流钢铁厂

2007年7月毕业于北科大冶金工程专业,第一份三方协议是武钢,在毕业前夕,王飞同学介绍下,改签了首钢,恰逢首钢历史上前无古人后的搬迁调整,怀着建设世界一流钢铁厂的梦想,来到曹妃甸——首钢京唐钢铁公司,当时项目组炼铁部部长王涛,将我分到烧结,自此决定了我的第一份工作。

烧结厂厂长安厂,既是领导,也是校友师兄,非常重视培养新人,我有幸被选为京唐公司第一批作业长,记忆中最深的几句话就是:“没有不好的兵,只有不好的领导;无论领导、员工,人人平等,只是革命分工不同”,“厂是大家的衣食父母,要以厂为家;手机24小时开机,随时待命”,并且以身作则,大力培养新人、提拔新人,深深影响了我的工作作风和思路。当然,2009年——2011年的收入水平,是工作十余年来最高的时候,比今天多很多。

计财班

2011年,在首钢集团董事长朱继民的倡导下,为培养复合型人才,组织开展为期两年半的全脱产计财专业培训班,我有幸被安厂推荐,作为铁部唯一名额参加了计财班培训,有幸结识43名首钢集团各公司不同专业的优秀人才。

2013年毕业,2014年取得北科大会计学专业学位。

京唐计财部

2013年6月,回到京唐计财部,跟着宋师傅来到供应结算派驻站,开始转行后的第一段工作,宋师傅对我不错,我也用实际工作回报她,这一干就是三年,办公室氛围很好,大家互帮互助,不忙的时候也可以有说有笑,结识了商姐、董晶晶、俞明月、杨彤等,现在回想起来,依然是比较舒服的一段工作经历。

2016年参加了公司的公开竞聘,取得资金室主任竞聘的第二名,终究不是第一,但也借此机会,2017年初跟着宋师傅去了指挥中心计财部,升为核算综合主管。 在收入水平上,总算扳回了一部分,虽然还没达到2009年的水平。

首建投

2018年5月,在重哥的介绍下,在王总的善意下,内部调动到首建投,参与首钢园区的开发建设、冬训场馆及大跳台的开发建设中来,做好财务服务工作。非常感谢王总的指导,自此全面展开了财务工作,从核算开始延伸到月报、快报、年报、预算、债权债务清理、统计台账、风控、工商登记、财务信息化等,一年顶两年的工作经验,受益匪浅。

为什么

既然如此又为何辞职呢?大概是生活压力。从京唐到首建投,薪水是降低的,综合收入水平还不及2009年的一半,但住宿费、生活费的开支又增加,里外里,每月仅余2000元。但是外招的新人薪水却很高,所谓士可杀不可辱,辞职只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2019年6月提出辞职,届时,我也完成了计财班培训后服务首钢五年的承诺,陆陆续续交接手里的工作,至2019年12月总算全部交出去。比较好玩的是,12月初,终于高薪招到一个新人,交接工作不到三天就不干了。但,对我来说,我也算做到了工作交接,对得起公司,也对得起领导对我的培养,至于新人走还是留,与我并没有关系。

2019年12月31日办理完辞职手续,在首钢干了12年半,对于曾经的衣食父母,感情上是真挚的、浓厚的,我依旧热爱着首钢,恰逢首钢百年,只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经验教训

  • 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。
  • 选择大于努力。
  • 忠诚度过高,不适合当今社会。
  • 为履约付出五年时间,虽然历经百般困难、家庭破碎,也坚持履行完毕,是对还是错?
  • 低头干活,也要抬头看路,勤劳致富,已经不适应当今社会。
  • 劣币驱逐良币,是当今社会的正常现象。

不破不立

Minimalism is a tool to rid yourself of life’s excess in favor of focusing on what’s important—so you can find happiness, fulfillment, and freedom.

作为一名极简主义者,吾将继续践行极简主义生活方式,不必注重拥有,而需注重体验,换一个城市、一个公司、一份工作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You can't change the people around you, but you can change the people around you.

点击刷新